頂點小說 > 梅若雪 > 第十章 夢中人

第十章 夢中人


  蓮馨想要去捂她的嘴巴,這是什么話,難不成還盼著人家把馬車搶了才好。

  “因為我身上有重孝!彼f道。

  若雪嘴角掛著淺淺的笑,似有若無,讓人感覺到安心。

  幾個丫鬟也笑了,那些人也是怕沾染上晦氣,所以才沒有搶她們的馬車,原來他們也會害怕呀!

  夜晚,車隊在官道一側的空地上,停下來休整,和頭天一樣,依然是在馬車周圍燃起幾堆篝火,驅趕冬夜曠野中的寒氣。

  方進先是指揮著人,把周圍的地形查看了一下,又讓人輪換著,去右面一處高地上守著。

  才和眾護衛圍著燃燒的火堆,烤著干糧喝著烈酒,說著憋了半天的閑話。

  若雪坐在一個小兀子上,在火堆邊兒拿著簽子烤著一塊火腿肉,蓮馨幾個丫鬟在她旁邊也烤著各種吃食。

  幾個仆婦看著兩個小爐子,上面煮一鍋粥和一壺水。

  “方七爺,大小姐帶著三小姐,這是要去哪兒呀?”

  家丁從一個火堆蹭過來,擠到方進身邊,壓低聲音問了一句。

  他今天幾乎把所有護衛都問遍了,也沒問出來大小姐要去什么地方,他猜想大小姐去的地方一定很隱秘,不然怎么會沒人知道。

  方進指了一下,遠方可以看到的山尖,笑著說道:“去那里!

  天空上稀稀落落的星子,閃爍著微弱的光,有些沉悶壓抑的感覺,一絲風也無,是下雪前的天氣。

  家丁順著他手指看去,夜幕的盡頭,是一座山峰的頂端,“去山上干嘛?尋仙嗎?”他說道。

  “可能吧!狈竭M哈哈笑著喝了一口酒,隨手把酒囊塞給家丁。

  家丁接過酒囊喝了一大口,喝的太快,被嗆的咳嗽起來。

  方進哈哈笑著,在他背后拍了幾下,“你小子夠猛,哈哈……”

  一聲馬嘶劃破夜空,遠遠的傳了過來。

  “警戒,”

  方進大喝一聲,站起來,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  眾護衛應聲而起,很快分散開去,在前方組成了一個防御的陣勢。

  有護衛抽出帶火的樹枝,快步跑到隊伍的前面,高高舉著,為同伴照亮前方的景物。

  “嘚嘚”的馬蹄聲越來越近,方進像前邁了一步,大聲喝問:“前面什么人?”

  來人看到自己前方的火把,又聽問話,也是被嚇了一跳,忙勒住韁繩讓馬停下來,揮手讓后面的隨從也停下來。

  這不會是劫路的吧?

  “少爺!

  一個隨從騎馬靠過去,腳踩馬鐙站起身子,伸長脖子往前方張望。

  “看著不像劫道的!彼f道。

  “在下金陵黃驥,請問對面是哪里人?”黃驥揚聲問道。

  若雪倏然站起來,看向前面被黑暗遮掩的地方,黃驥嗎?這是她夢里那個夫君嗎?

  金陵黃姓之人有不少,叫黃驥的應該就這一個吧?

  在她的夢里,雖然有一個叫黃驥的夫君,她卻沒有看清楚對方的容貌,總是模模糊糊看不真切。

  黃驥在她的夢里,對她還是蠻好的,只是后來聽從他父母的話,將她休棄出黃家,在庵堂里郁郁而終。

  那一年,她才二十二歲。

  “放他們過來!比粞┱f道。

  方進聽到大小姐說的話,揮手讓兩個拿火把的人往前走,等看清馬上之人后,他才大聲道:“你們下馬,慢慢走過來!

  黃驥猶豫了一下,便翻身下馬,慢慢向前走去。

  “少爺……”長隨也從馬上跳下來,緊走兩步拉住黃驥,生怕前面有危險。

  “沒事,前面主家是個女子!

  雖然隔得遠,黃驥還是聽見對方是個女子主事,應該不是歹人劫匪之流,所以才敢走過去。

  長隨也反應過來,略微放下心來,手卻摁在腰側的軟劍上。

  黃驥邁著穩健的步子,走到方進身前兩丈處,抱拳躬身,道:“打擾大叔了,在下等人錯過宿頭,想在你們旁邊借宿,以求庇護一二,還望大叔收留!”

  說著,又向方進深施一禮。

  方進看著走過來的少年,在火把的照耀下,顯得比實際年齡要成熟些。

  他的臉型接近國字,濃眉下是一雙精明的眸子,高高的鼻梁,略微薄的嘴唇,看著就是一個能說會道的聰明人。

  方進和他客套了兩句,就指著離車隊五六丈遠的地方,示意他們在那里扎營休息。

  黃驥抱拳謝過方進,就指使他手下的八個隨從,去一旁樹林里尋些干柴,又向方進借了火種,也引燃了一堆篝火。

  若雪遠遠看著黃驥壯實的身材,恍惚間,好像和她夢里的人重合了。

  容貌也在她眼前慢慢清晰,如同碧波照出來那般,纖毫畢現。

  若雪扭開頭,不再去看他,想起夢里的她,屈辱的死在庵堂里,她的心上就像扎了把刀那樣痛。

  “大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  蓮馨看到她的臉上,都痛苦的皺在一起,急忙伸手摸她的額頭,又在她身上摸索了一下,查看若雪哪里不舒服了。

  “我沒事……”

  若雪推開蓮馨的手,擺手示意圍過來的幾個丫鬟,她真的沒什么事兒。

  幾個丫鬟見她不想理人的樣子,也不敢再說話,伸著手烤火,一邊兒偷眼瞧著她的臉色。

  黃驥離開他的隨從,踱步到了方進身邊,在一節木頭上坐下,和方進閑聊起來。

  黃驥先說他是常州府過來,要回金陵去,之后,他隨口問起方進貴姓,他們是從哪里來,這又是要去哪里等語。

  方進報了姓名,說是從金陵過來,送小姐去溧水的親戚家。

  “不知府上尊姓?”黃驥拱手問道。

  “我的主家姓梅!

  “失敬失敬!”

  黃驥趕緊再度向方進拱手,居然是金陵梅家,著實讓他感到巧的很,他抬頭看一眼那邊坐的幾個女子,那里面有一個人是梅家的小姐吧?!

  一個月前他們家還上梅家提過親,只是被他們家婉言謝絕了。

  黃驥又打量方進兩眼,在心里記住這個人,如果他爹在這里的話,肯定一眼就認出他是誰了。

  黃驥站起來走回自己那邊,從馬匹上取下兩個酒壇,又走了回來,道:“這是我從常州府帶來的老酒,大叔嘗嘗!

  方進也不跟他客氣,笑呵呵的接過來,拍掉泥封仰脖喝了一大口,贊了一句“好酒”。

  若雪看著黃驥在那里談笑風生,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有怨恨、有不甘、還有一絲想要過去和黃驥說話的沖動。

  說什么呢?!

  PS:

  若雪看著對面的黃驥,問:“帶銀子了嗎?”

  “干嘛?”

  “給我換成推薦票!

  (捂嘴笑)

  若雪上新書榜第一了,還在上多待幾天。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30/30818/501911051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