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梅若雪 > 第十二章 上山

第十二章 上山


  等了片刻,玉虛觀門被人打開,兩個小道姑撐著傘,站在門內打量了一下眾人,才單手掐著指決立在身前,道:“無量天尊,施主何事來此?”

  若雪上前兩步,雙手合十說道:“我們來找紫辰真人,還請通傳一聲!

  “師叔不在觀中,不知找師叔是什么事兒?我等可代為傳達!币粋小道姑說道。

  若雪怔忡了一下,她是不是錯了,她應該在家里等著的,說不定紫辰真人已經去家里了。

  “不知紫辰真人什么時候離開這里的?往何處去了?”若雪問道。

  另一個小道姑說道:“師叔出游有月余了,不知去往何處了!

  “外面來的何人?”

 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道觀中響起,兩個小道姑趕忙回身,口稱:“師祖,有人來找紫辰師叔!

  小道姑讓到兩旁,就見一位鶴發童顏的老道姑走出來。

  一身青灰色道袍,沒有打傘,就那樣從飛雪中走來,一派高人風范,脫塵出俗的氣質一覽無余。

  老道姑站在門里,眸光灼灼地看著外面的人,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,身后那個婦人還背著一個孩子,兩個丫鬟外加十幾個護衛。

  看這樣子,應該是遠道而來的香客,

  若雪屈膝向她行禮,“金陵梅若雪,見過仙長!”她說道。

  若雪聽見小道姑對老道姑的稱呼,這位可能是紫辰真人的師父,她是有求于人的,所以恭敬地行了一個俗世的禮。

  “呵呵…貧道可算不得什么仙長。女娃兒真會說話,外面風雪甚大,請進里面暫避一時吧!崩系拦蒙焓肿髡。

  “多謝仙長!彪p手合十,若雪誠心說道。

  若雪和翁媽媽還有丫鬟,被讓進觀中,由一個道姑引她們去了客房。

  方進和十幾個護衛被拒在觀外,沒有進去,道姑指了玉虛觀西側一間茅屋,讓他們暫避風雪。

  茅屋不大,十幾個人還是可以容下的。

  在茅屋中間的地上,有一個向下凹進去的坑,那里是用來燒火的地方,里面還有燃燒過的灰燼。

  方進讓人在附近砍些木材,晚上他們就在這里過夜了。

  幾個護衛從腰后抽出斧子,轉身跑去了林子里,留下的幾個人,解開披在身上抵御風雪的皮子,抖落上面的雪,走進茅屋把皮子鋪在地上。

  那個家丁也追著他們來,到玉虛觀外,看著被風雪隱沒的玉虛觀,暗自嘆了一口氣,也不知道哪個和大小姐說的,讓大小姐來到這個煙火不盛的道觀。

  金陵城里有多少好大夫不看,非要來這里受罪,萬一耽誤了三小姐看病,后悔藥都沒處買去。

  方進拍了一下他的肩頭,讓進屋里避一下風雪,家丁在茅屋前把身上的雪一陣拍打,才走進去。

  眾護衛看方進進來,往邊兒上擠了擠,讓出一片地方請他坐下。

  方進也把身上的皮子扔在地上,席地坐在皮子上,伸手招呼家丁坐在旁邊。

  方進從旁邊人手里接過酒囊喝了一口,隨手遞給家丁,“喝兩口暖暖身子!彼f道。

  家丁喝了一口,干咳了兩下,太辣了!

  方進哈哈笑著拿走酒囊又大口喝了起來,“不錯不錯,喝了兩天有點兒樣子了,哈哈……”

  家丁笑了一下,問道:“大小姐什么時候才回家里呢?這樣的天氣,也不怕把三小姐折騰出個好歹來!”

  方進笑著和他打著哈哈,他也不知道大小姐什么時候回去。

  等了約莫一盞茶的功夫,砍柴的那幾個護衛,抱著一些干枯的樹枝回來,一陣子忙活后,火在茅屋里燃燒起來。

  家丁從懷里摸出來一個干巴巴的大餅,放在火堆邊上烤烤,火堆周圍烤著十幾個這樣的大餅,不一會兒,茅屋里就充斥著面食被烤糊的香味兒。

  在客房里安置好若紅,若雪帶著蓮馨到前面大殿,給三清上了香,添了香油,觀主請她去見那位老道姑。

  老道姑坐在蒲團上,身前燃著一個小爐子,爐子上燒著一只青釉小壺,有裊裊輕煙從壺嘴里升起來,飄搖尺許高又消散不見。

  一張矮幾在她的身側,上面擺放著兩只青釉小碗,一柄雪白的佛塵隨意放在邊上。

  老道姑從小陶爐子上抬起眼眸,招呼若雪到近前落坐,才認真打量了她一下。

  十三四的小姑娘,小臉上有著經歷世事的淡定,眉梢眼角帶著愁緒,應該是心里有事情不曾解決。

  若雪向老道姑微施一禮,在另一個蒲團上跪坐下了。

  若雪請教她的尊號,老道姑推說她的道號不足掛齒,隨便叫她老道就可。

  “老道”自然是不好叫出口的,那樣也太失禮了。

  老道姑提起爐上的茶壺,倒了一碗推若雪跟前,“喝口茶暖暖身子!

  “多謝!”

  雙手捧起茶碗,淡淡幽香直入鼻端,若雪捂著茶碗暖手,小心地咂了一小口。

  老道姑為自己也倒了一碗,把茶壺放在小爐子上,問起若雪為何來到茅山,有什么難解之事,要找她的徒弟紫辰?

  若雪也不隱瞞,就把父親因病突然辭世,妹妹因為傷心過度昏迷不醒,已經昏睡五天了,經幾位大夫醫治,喝了兩天湯藥也不見醒來,倒像是被夢魘住了。

  “聽別人說,茅山玉虛觀的紫辰真人道行高深,想著找紫辰真人給妹妹看看,可惜真人出游了!比粞┱f道。

  “原來是這件事!如果小施主同意,貧道愿為令妹看看,不知可行?”她說道。

  老道姑的面上,帶著慈和的笑容,語氣平順地征詢若雪的意思。

  若雪聽了老道姑的話,心里歡喜,師父的道行總要比弟子強許多吧?!她忙俯身拜謝,“那就有勞仙長了!

  “不必如此,快快請起!睌v起若雪,沒有遲疑,老道姑拿起小幾上的佛塵,就跟著若雪去了客房。

  客房中只燒著一個炭盆,實在有些冷,丹橘說應該帶些木炭上來的,剛才去和觀里的道姑再要一個火盆,被告知觀主都不燒火盆,給她們一個已經是額外照顧了。

  沒辦法,丹橘只從火房里提了一壺熱水,灌了一只湯婆子,放進若紅的被窩里。

  若雪撐著傘,落后老道姑半步,隨她到了若紅住的客房。

  進屋后,老道姑喧了一聲:“無量天尊!

  慢慢踱到床榻前,甩了兩下手中拂塵,才仔細去看床上的女孩兒。

  老道姑一看之下,忙單掌立于胸前,微合眼皮,口中說道:“無量天尊,這位小施主已經死了多日,還望早日入土為安吧!”

  PS:

  若雪福身求推薦票,票票都給若雪吧(笑臉)

  若雪走完簽約流程了,喜歡若雪的就打賞若雪吧。若雪拜謝!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30/30818/501471853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