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梅若雪 > 第二十章 獵奇

第二十章 獵奇


  丹橘出了房門,拐進另一間客房,把臟衣服交給仆婦,叮囑她們洗干凈了。

  丹橘走出來,在周圍轉了一圈,站在陽光下,感受著太陽的溫暖,瞇著眼睛看遠處,屋脊房舍上沒融的雪,一團一片好像天上飄過的云。

  這樣的景色,真好看吶!

  她跑了兩步,微微跳起轉身,落地時看到屋檐下,掛的幾根冰溜子。

  丹橘走到屋檐下,伸著手跳著腳,夠那根最長的冰溜子。

  試了幾次,她也沒能夠到它。

  丹橘有些懊惱的后退了幾步,彎腰從地上撿了一個石頭,揮手拋向那根冰溜子。

  她沒有看好準頭,石頭直接飛上房頂,發出一聲脆響,又咕嚕嚕滾下來。

  “誰!”

  “什么人?”

  丹橘也嚇了一跳,撒開腿,一溜煙跑沒影兒了。

  兩個道姑開門出來,見一角碎花裙消失在墻角拐彎處,地上滾著一塊如雞蛋大小的石頭。

  “是那個小姐的丫頭!币粋道姑說道。

  “你怎么不說是那個小姐呢?”另外一個道姑說道。

  那個道姑笑著說道:“她不會做這種事兒的,人家可是有教養的大家小姐!

  “我倒是沒有看到教養,只看見她有錢沒地方使!”說著,她也笑了。

  丹橘一口氣跑到她們住的屋子前,才站住腳,喘了兩口氣,一抬頭看見石榴站在屋門口。

  “姑奶奶可算逛回來了!”丹橘譏諷的笑了笑。

  石榴才不理會她的譏諷,說道:“大小姐剛才去后山了,身邊沒人跟著,我就跟在她身邊聽吩咐了!

  丹橘愣了一下,又笑了,說道:“原來是攀高枝去了呀!難怪見不到人呢,你別想著離了三小姐,就有你的好日子了,大小姐才不要背主的人呢!

  石榴抿抿嘴兒,沒再說什么,轉身往翁媽媽住的屋子走去。

  丹橘撇撇嘴兒,無聲的嘀咕兩句走進屋里去,看見若雪坐在床邊上,拿著一本書慢慢的讀著,那是若紅昏睡前沒看完的書,丹橘不敢打擾,自去旁邊看盆里的碳火,做自己的事情去。

  原來,若雪看到老道姑帶著兩個小道姑往山里走去,她不由自主就跟在她們后面一道朝后山去。

  她跟著老道姑走了沒多遠,丹橘就追上她了,“大小姐這是要去哪兒?怎么也不叫蓮馨姐姐跟著?”丹橘問道。

  “你怎么來了?”

  若雪沒有回答她的話,慢慢踩著高低不平彎曲的只容一人走的小路,小心地往山上走。這條小路不像是修出來的,是有人來回走動踩出來的,行走起來頗為不便。

  小路的一邊兒是一段陡坡,雖然不像懸崖那樣險,看著也挺嚇人的,不小心就會滑下坡去,受傷就難免了。

  另一邊是歪斜向上的山坡,大小不一的樹木生長在亂石中,干枯的枝杈剛好讓人抓握,當做行走的助力,亦是行走間的保障。

  “奴婢看到您身邊……沒有姐姐們跟著,就跟過來聽吩咐……”石榴一面小心的回話,一邊看著腳下的路,和前面的大小姐。

  她還沒有資格伺候若雪,所以沒敢說跟在她身邊伺候的話,只說了是跟在若雪身邊兒聽吩咐。

  往前又走了一會兒,地勢逐漸寬闊平緩,小路伸展的方向是一片茂盛的密林。

  若雪停住腳想著要不要進密林深處,那位老道姑是走這條路上山的,應該是進入林中了,只是不知道去做什么。

  都已經走到這里了,沒有看到什么實在有些不甘心,多了解一些老道姑,也許可以找到說服她給妹妹治療的辦法。

  若雪抬腿邁步走進樹林,往前走了十幾步,小路就不如外面那么明顯了,要仔細辨認才不會走差了。

  石榴不知道大小姐要去做什么,她本就是不愛說話的性子,也不出言攔阻,只是默默跟在若雪后面,伸手把攔路的亂枝扒開,饒是這樣,若雪的衣服也被刮了幾個口子。

  石榴的衣裙,也沒逃脫被刮壞的命運。

  走了約莫半盞茶的時間,眼前出現一片開闊地,平整的一顆干枯的雜草都沒,周圍樹木環抱形成的一個圓型場地。

  老道姑在左側遠處一個木墩子上坐著,靜靜地看著遠處的人,兩個小道姑在場地另一邊打的激烈,招式凌厲,快的讓人眼花繚亂。

  若雪沒有走出樹林,站在兩棵紅松后面,看看老道姑,再看看兩個打的正酣的小道姑,

  石榴一手掩嘴,大氣都不敢出一聲,一雙漂亮的杏核眼,閃著希冀的光。

  忽的,一個小道姑飛身而起,腳在樹腰處的枝條上輕點,身子就飛上了樹冠,另一個道姑也飛身上去,兩人又打到一起去了。

  片刻后,一人飛身往一邊去,另一人在后面緊追不舍,兩人在樹冠上如履平地般,足踏枯枝追逐著。

  那兩個小道姑,是他們上山那天,打開玉虛觀大門的人。

  后來在觀里也見過幾次,也沒說過話,倒是蓮馨她們幾人和她們特別熟稔,常能坐到一塊聊上一會兒。

  若雪在那里看了一盞茶的功夫,就轉身往回走了。

  走了一段路,石榴驚嘆她們武藝超然,又感慨她要是能學會就好了,那樣她在外面走動就不怕壞人了。

  若雪就笑說:“那還不簡單,我去和那位仙長說一下,把你留在這里就可以了!

  “才不要呢!小姐您是沒看到,她們吃的都是什么?!”

  石榴一邊兒說著話,一邊扶著若雪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往回走著。

  “你看到了?”

  “嗯,看到過兩三次了,她們早晨是一碗稀粥和一個雜糧餅子,還有兩片咸菜,晚上就一碗稀粥。這樣的清苦,奴婢可消受不起!笔裾f道。

  說著話,她還做了一個鬼臉兒,只是若雪走在前面沒看到罷了。

  若雪倒是被她的話逗笑了。

  又是一日,若雪起的很早,穿戴好了就去看了若紅,問丹橘:“夜里你們小姐睡的可安穩?又說了些什么嗎?”

  丹橘回道:“三小姐前半夜睡的很沉,后半夜有一陣子說話,說的不甚清楚,只聽到什么:玩什么玩、有什么好玩的……

  也不知道說誰呢!

  PS:

  若紅快醒來了,若雪期待中。

  求收藏評論推薦票,打賞有的話也給若雪一個。

  若雪福身拜謝!

  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30/30818/501335341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