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梅若雪 > 第三十六章 短長

第三十六章 短長


    簽約榜上看不到若雪的影子了,免費榜上也看不到了。

  兩天了,好傷心!T_T

  ~~~~這是傷心的分割線~~~~

  若菲也被嚇到了,往遠處站了站,生怕下一個挨打的就是她了。阿娘對二姐最好了,連一句重話都沒說過,就更別說動手打了。

  若菲心里想著楊氏肯定是得了失心瘋,才會動手打了二姐姐。

  屋里一下又靜下來了,梅志芳松開拉扯仆婦的手,害怕的轉身就跑,快速躲到梅志遠的身后去。

  “夠了!

  一直沒說話的曹老夫人,拍著炕檐子,看著若雪,語氣嚴厲的說道:“你鬧夠了沒有?剛剛回來就攪得家宅不寧。她是你的長輩,你這樣對待長輩,你的名聲還要不要了?

  你不要,也不要帶累你的妹妹們!

  “阿婆是說家主無權說話呢?還是不想看到我和妹妹在這里呢?”若雪說道。

  若雪手里握著家主令牌,不急不徐的又說道:“我和妹妹遠道回來,阿婆可問過我妹妹如何了?路上可平安?

  二嬸可問過若紅的身子可好些了,可問過吃住可還順當?

  張嘴就說我妹妹不知羞恥,我妹妹和小妹親近,哪里就不知羞恥了?

  二嬸是知道羞恥的人,拿婆家的銀子給娘家使,把夫家的鋪子給娘家管理,二嬸真會做人吶!”

  楊氏嘴唇吸動兩下,又拿這事兒說她,一股怒火直往上竄,“臭丫頭胡說八道什么……”說著,瘋了一般沖著若雪撲去,揚起手來就要給她一個大嘴巴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楊氏慘叫一聲,一下就飛了出去,砸在一張太師椅上,太師椅應聲而碎,楊氏不知是被嚇傻了,還是昏過去了,趴在那里一動不動。

  屋子里的眾人,驚恐瞪大眼睛,看著若雪身邊的那個小丫頭,都忘記去扶楊氏了。

  這個小丫頭也就十一二歲吧?那細胳膊細腿的,怎么可能一腳把人踢飛呢!

  弓月站在若雪身前,小臉蛋兒繃著,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,威勢凜凜的看著楊氏。

  若紅這會兒抱若蘭退到邊上,看著這不算宅斗的宅斗,也是無語極了。

  她不就是親了一下小團子嘛!用得著這樣上綱上線的嗎?

  懷里這個肉嘟嘟的小團子,也被嚇到了,小臉藏在若紅懷里,她忍不住又在她的臉蛋上吧唧了一口,逗的小姑娘咯咯笑了起來。

  “二太太攻擊家主,禁足一月不得外出!比粞┨岣呗曇粽f道:“來人,送二太太回去,讓人請個大夫給她看看!

  有丫鬟應了,轉身跑了出去。

  仆婦也沒有遲疑,上去幾個人七手八腳就把楊氏抬了出去。

  若嫻從驚愣中回過神來,喊了一聲:“阿娘!崩妹萌舴凭妥妨顺鋈。

  梅志遠看了若雪,拉著弟弟梅志芳也追了出去,他剛才看的最清楚,那個小丫鬟抬起腳,輕輕松松的踢出去,他阿娘就飛起來了。

  這簡直太可怕了!

  她還那么小,把一個比她重兩三倍的大人輕松踢飛出去,這要有多大的力氣才能做到?

  二少爺梅志高的心肝脾肺腎都在顫抖,大姐身邊什么時候有了這樣一個丫頭,這也太可怕啦!

  他扭頭看了一下蓮馨身邊另一個丫頭,那個他也不認識,這是大姐從外面帶回來的吧?

  梅志高咽了一下口水,以后要離大姐遠遠的,絕對不能惹她生氣,不然下一個飛出去的人,可能就是他了。

  陶氏抱著兒子看看門口,再看向若雪,扭頭又看曹老夫人,她怎么覺得若雪好像變了一個人呢。

  是她感覺錯了嗎?以前的若雪也和長輩頂嘴兒,過后還是會賠不是的,今天的若雪,怎么變得如此強勢了?

  梅志書在陶氏的懷里,倒是沒感覺到害怕,反而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弓月,一副無知者無畏的樣子。

  炕上的四小姐若鳳,兩只眼里閃著小星星,看著站在屋里的弓月,好想像她那樣,一腳丫踢飛管事媽媽就好了。

  “這樣你滿意了?那丫頭是哪里來的,居然敢打主人!辈芾戏蛉颂痤^,沖外頭喊道:“來人,把那個小丫頭拖出去,打五十板子!

  她這會惱怒極了,一個兩個的都不讓她省心,走的時候也不說一聲,剛回來就攪得家宅不寧。

  這是要把弓月打死的節奏呀!

  “不行!

  若紅往前走了兩步,攔在弓月前面,小說里電視上都有二十板子打死人的,小姑娘身體再好,也撐不了五十板子。

  屋里屋外的丫鬟仆婦站在那里,沒有去抓弓月,低著頭好像沒有聽見曹老夫人的話。

  “阿婆,我的人沒有錯,是二嬸她要打我,我的丫頭才動手護著我的。她沒有錯,您不能打她板子!

  若雪站在那里,冷冷的看著曹老夫人,眼眸里沒有一點兒溫度。

  曹老夫人氣的嘴唇抖動著,她拍著炕頭,“反了反了,一個兩個的!來人,請家法來,我要管教這兩個不孝子孫!

  “石榴去請童大夫來!比粞┱f道。

  “是!笔駪曓D身出去。

  童大夫是曹老夫人常用的名醫,若雪怕老太太氣出個好歹來,請大夫過來有備無患。

  曹老夫人聽見她叫人去請童大夫,就猜到她的意思了,心里越發氣悶了,她的身體好著呢,才不會因為這么一點子氣就病倒。

  她又不是田氏那個病秧子,經不得一點子小事兒,曹老夫人不善的看著若雪,這個孫女兒拿著家主令牌來欺壓她,看看屋里這些下人,看到那塊牌子就連她的話都不聽了。

  若雪轉身看了一下圍在邊上的丫鬟仆婦,又看著曹老夫人,說道:“阿婆,如果,是我父親在這里處置家里的事物,您會指責他是不孝子孫嗎?

  如果是二叔動手打阿爹,阿爹管教二叔,您會說阿爹是不孝子孫嗎?

  以前阿爹是家主,管理家中所有大小事務,現在家主令牌在我這里,我就有權管理家里的人和事,不分老幼尊卑。

  我跟妹妹遠道歸來,進這屋里,一沒有坐下,二沒有喝口茶水,三沒有人問候一聲,就被二嬸說成不知羞恥!

  這是什么道理?

  阿婆這里既然不歡迎我們,我們就先告辭了!

  說著,向曹老夫人屈膝福了福,轉身拉著若紅往外面走,芍藥抱著斗篷追了出去。

  米珍珠和弓月也追著她們出去了。

  陶氏張嘴想喊住她們,她的女兒還在若紅懷里呢,她想跟著若雪她們走,卻沒有邁動腳步。

  這會兒老太太肯定是氣壞了,要有一個人留下來任她發火,她這會兒走了,會讓老太太在心里記上一筆的。

  PS:

  求評論收藏推薦票

  各種求

  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30/30818/500909962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