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武道宗師 > 第一百零四章 道謝日

第一百零四章 道謝日


        享受著獨屬于自身的歡呼,樓成沿著那條光輝之路,不快不慢地登上了擂臺,站到了“英年早衰”的穆彧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裁判即將舉手,宣告第五局比賽開始時,他忽然笑了笑,看著對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恭喜,丹境有望!

        穆彧怔了幾秒,略顯茫然地反問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得出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隱約有“收”的感覺后,打了不下十場擂臺賽,或許是因為“厄運”異能太過醒目,引走了絕大部分注意,竟無一人察覺這點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眼光一向不算差!睒浅蓺舛ㄉ耖e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見他不介意多給穆彧恢復的時間,實力比他差的裁判也就無所謂了,不急著開啟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非人層次面對不到丹境的武者或只有七八品的丹境,有足夠的掌控能力不造成嚴重傷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穆彧聞言,半是感懷半是嘆息地說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其實多虧了你!

        “這話怎么說?”樓成饒有興致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的“喜劇”,給他造成了當頭棒喝的效果?

        穆彧苦笑一聲,平心靜氣地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幾年,‘厄運’異能太耀眼,不僅‘閃瞎’了敵人,也‘閃瞎’了我自己,雖然為了不反噬周圍的朋友,我一直用得很少,但在心里始終將它當做最大的依仗,最根本的東西,對它有著強烈的自信,把很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怎么提升它削弱它的反噬上面!

        “直到遇見你,被反彈了‘厄運’,我才體會到了什么叫無能為力,才真正清醒過來,加強了自身的錘煉,還好,不算太晚,勉強有了點收獲,不過嘛,能不能成丹境還得兩說,呵呵,說來好笑,異能反而因此有所提升,打破了之前的停滯,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樓成微微點頭:“我進丹境前,我師父說過類似的話!

        穆彧吸了口氣,重新將注意力轉回比賽,拱了拱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雖然我沒有贏的希望,但還是要討教一下!

        “請!”樓成沉腰坐胯,左掌前伸,擺出起手之式,心中不無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時隔一年,大家都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的戰斗里,穆彧未自討沒趣地用“厄運”——雖然得益于本身境界和實力的提高,他的異能有所變強,但對方的進步更是夸張!

        當世天驕和入門武者之間,不知有多少鴻溝!

        最終,他得益于樓成的配合,使盡了異能外的渾身解數,把所學的各種形意揮到了極致,幾乎有了在對方拳下“百煉成鋼”的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燦爛之后,便是下滑,他主動收手,望著不曾被自身撼動分毫的樓成,尊敬行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謝指教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!睒浅珊貞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此,現場的觀眾頗為失望,他們早早掏出手機,想要攝錄一場“喜劇”,可惜穆彧有自知之明,未讓他們如愿。

        應景的鼓掌聲中,樓成離開擂臺,看見了攔截在前的舒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好久不見!敝挥幸粋酒窩的記者姑娘淺笑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是因為你跳槽了吧!睒浅身樋陂_了句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蕤比前面兩年多了分沉靜,嘴角上翹道:“這其實得感謝你們!

        喲,今天是集體道謝日嗎?剛有穆彧,現是舒蕤?樓成啞然失笑,好奇問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給你,給武道社,做過專訪做過特別節目嗎?隨著你和林缺的名氣越來越大,越來越多的人找到這些資源看,而我,長得還算不錯,嗯,還算不錯,功底也好,慢慢積累了點人氣,被省衛視臺看中,挖了過去,以后可能越來越少做一線記者了,如果有什么節目邀請,你得賣我個面子啊!笔孓ú桓某裘辣旧。

        功底也好?是和大舅哥配合講冷笑話的功底嗎?樓成暗自吐槽了一句,心情不錯地回答:“只要有空!

        舒蕤滿意點頭,轉而八卦道:“我最近兩場有注意,你女朋友沒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算正式采訪嗎?”樓成瞄了眼舒蕤旁邊的攝像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算,還沒拍呢!笔孓ㄐσ饕骺聪驑浅,坐等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珂珂去米國讀書了!睒浅裳院喴赓W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國?那她快放寒假了吧?”舒蕤轉動眼珠,做思索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最早有考慮過留學,搜集了不少資料,對此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,圣誕節前一周多就會放,一共四周!睒浅蓻]掩飾自己的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珂珂回來后,正闕爺爺奶奶家得住幾天,江南外公外婆家得住幾天,岳父和岳母大人得陪,閨蜜要聯系,真正能和自己單獨相處的時間不算太多,畢竟這邊要打分區賽,她不可能一直待在松城,嗯,沒關系,我可以周一回秀山,周五返松城,做個不算太稱職的教練,反正他們已經習慣樓教練的不存在,就像史密斯習慣了我的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因這個話題浮想聯翩時,舒蕤忽然吐了口氣,滿懷感慨地說道:“要不是還有你在,我都感覺松大武道社已經變得陌生,和去年這個時候相比,有一半人離開了吧?施教練,林缺,對了,林缺的傷怎么樣了?我看網上都沒什么消息流傳!

        “八月份進行的恢復性練習,十一月份痊愈,目前應該有強六的水準了吧!睒浅扇鐚嵒卮,這都是從珂珂那里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并肩奮斗過的隊友和實質上的親戚,他其實有打電話關心大舅哥,但整個過程處于非常尷尬的場面,一邊絞盡腦汁找著話題,一邊只回答“嗯”,“是”,“對”等單字,讓樓成越聊越沒信心,只好匆匆掛斷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此,嚴喆珂一言撫平了他受到的“創傷”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哥能敷衍你一分鐘,聽你東拉西扯,沒直接再見,已經是把你當朋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完樓成的描述,舒蕤展顏笑道:“挺好的,大家都越來越好,我就開心了!

        舒記者,你感覺不太對啊,有點文青感了……不過,這關我屁事……樓成指了指隊友那邊:“正式采訪吧,他們都等著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笔孓▽⒃掝}轉入了新一屆的大學武道會,“今年強弱太分明,你們幾個非人讓其他選手只能仰望,但并不是沒有懸念,比如,這次分區賽的前四循環戰,你們肯定會遇到山北,你做好在全國賽前先和彭樂云再戰一場的準備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看情況!睒浅蓻]敢把話說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自“冰鏡”突破,帶動本身武道實力有了一個大踏步的前進,之后的提升一直很緩慢,讓經歷過準六到接近非人時烏龜度的自己,都差點無法適應,與現在相比,當時都能稱得上高列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兩個多月下來,自己只有很微弱的變強,而根據資料顯示,除開活佛和“武圣”這種變態,大部分外罡強者在非人時都是類似狀態,所以,越早成就高品,留出越多時間沖擊外罡,希望才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感覺還沉淀得不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舒蕤專訪樓成時,山南大學一行接受完短暫的賽后采訪,回到了更衣室內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笑之小心翼翼進了洗浴間,脫掉了衣物,取下了一眾護身物品,獨留脖子上的鎖骨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扭動龍頭,放出熱水,等待溫度提升的同時,一手攥著刻有“樓成”名字的震天犼墜子,一手合十身前,嘴里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    儀式結束,水溫剛好,她走入花灑下方,感受到了身體的本能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心吊膽一陣,林笑之無災無難地洗好了澡,正待穿衣出去,忽然聽見對面傳來一道刺溜的腳滑聲,并摻雜金大利的脫口喊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笑之提高聲音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,劈了個叉……”金大利懊惱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憐……”林笑之沉痛點頭,捂住嘴巴,做感同身受狀,過了幾十秒,終于忍不住,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    信樓成,避霉運!

        誰用誰知道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松大一路順風順水,高歌猛進,在嚴喆珂的見證下再入前四循環戰,而第一個對手便將是山北大學武道社。

        圣誕節下午,正做偽情侶真夫妻約會的樓成忽然感受到手機在震動,拿起一看,來自“道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彭樂云……樓成低聲給珂小珂同學說了一句,然后接通了電話:“嘿,道士,怎么有空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樂云微笑道:“我就給你說聲,下場比賽,我應該不會上,我們明年四月份再戰!

        “做沉淀?”樓成若有所思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也在?”彭樂云悠然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完,兩人同時失笑,自有種默契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國賽之后,到現在為止,彭樂云未曾出過手,而樓成自米國的兩場不為人知實戰結束開始,也只是“下”了兩盤“指導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電話,他正待給嚴喆珂說剛才之事,突又收到了一條消息,來自軍方聯絡人“急行軍”:

        “‘皆’字訣有眉目了!

        ps:周一求推薦票~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0/8/4036528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