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武道宗師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個鍋一個蓋(第一更)

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個鍋一個蓋(第一更)


  嚴喆珂拖著拉桿箱,擰開了自家小寢室的房門,看見李憐彤已經回來,正噼里啪啦地按動著鍵盤。

  “茹茹和白菜還沒回來?”她順口問了一句。

  李憐彤停下動作,側頭望了過來:“說是堵在老校區了!

  節后返校的同學都堆在了這一天,校車不夠用了!

  “也是哦!眹绬寸孑p笑一聲,“茹茹還不如再曠一天課呢!

  這次的五一假期是周三,周四和周五,宗艷茹逃掉了周一和周二兩天的課,與上個周末連通,自己給自己放了個超豪華七天長假。

  李憐彤單手支住腮幫子,看著嚴喆珂打開拉桿箱,忙忙碌碌地收拾,若有所思道:“你和你家橙子沒坐校車?”

  熟悉以后,她也喊起了樓成的外號。

  “對啊,他網上約的車!眹绬寸孀旖枪蠢粘隽艘荒\笑。

  真要等校車,恐怕還得一兩個小時才能回來!

  哎,就是這樣有點浪費錢,坐校車只需要四塊,網約車過來得六七十塊。

  而且這次旅游橙子的花費也不小,尤其房費,至少三千多,加上其他零零碎碎的,恐怕接近五千了……

  不知道他的私房錢還剩下多少……

  她家庭環境好,沒有愁錢的時候,打小對這方面不敏感,可現在卻總愛不自覺地計算這些,心疼樓成。

  如果不是這樣,她才不會羞得要死還開口提醒男友去退掉多余的房間。

  李憐彤看見嚴喆珂眼波流轉地發起了呆,忍不住嘖嘖了一聲:

  “珂珂,你氣色不錯嘛~”

  嚴喆珂回過神來,白了室友一眼:“污彤,雖然你這句話沒什么不對,但從你嘴巴里出來,我就感覺怪怪的!”

  自帶一股“污”的味道!

  李憐彤嘿嘿笑道:“我污是污,可還是懂禮貌的,不會專門去打探別人的隱私,不會詢問人家小兩口的親熱事情,也就感慨一聲,氣色不錯~”

  “呸!你想什么呢?我大姨媽呀!”嚴喆珂忽地醒悟,又羞又惱地瞪了污彤一眼。

  李憐彤攤了攤手,笑吟吟道:

  “天真!”

  “大姨媽能擋得住一樣,擋不住其他啊,男人只要一色欲熏心,什么花樣玩不出來?比如,比如,比如!

  哪怕李憐彤沒有比如出來,嚴喆珂也聽得目瞪口呆,深感自己和橙子還是純潔的好孩子,想不到那么多污穢的事情。

  自己是看過不少言情小說,可都是挑那種描寫很朦朧很唯美的!

  呆了片刻,她揉了揉額頭道:“污彤,你污出新的境界了!”

  這還是沒談過戀愛的小姑娘嗎?

  李憐彤對此沒有絲毫羞愧,但神情卻正經了一點:“珂珂,講真,我得提醒你一句!

  “什么?”嚴喆珂茫然地問道。

  “你們相處的時候,他要是沒什么反應,你可得注意一點!崩顟z彤嚴肅地說道。

  嚴喆珂聽得臉蛋發燙,嬌嗔道:“你最近都在看什么東西?好奇怪哦!”

  “不就是一些人渣隱瞞性向騙婚的帖子嗎?”李憐彤一陣唏噓,末了故意擠眉弄眼道,“看你一下就紅彤彤了的臉蛋,應該是不擔心這個了!

  “嗯!眹绬寸婕毴魺o聲地回答。

  橙子何止是有反應,簡直強烈得不行,差點還因此吵架!

  她不好意思再繼續這個話題,將需要洗掉的衣物整理了出來,開始挑選晚上的穿著。

  “你們要不要這么膩?這才回來,晚上又要出去約會?”李憐彤在“污”方面是滿腹經綸,可對戀愛的事情卻不夠了解。

  嚴喆珂一邊挑選一邊笑道:“他關系最好的那個室友請我們吃飯!

  “有別的女生?”李憐彤走到了嚴喆珂旁邊,似乎要為她穿什么建言獻策。

  “是啊!眹绬寸嫖⑽⑿Φ。

  “難怪……”李憐彤輕笑一聲,上下打量著秀美的室友,忽然哀嘆道,“珂珂,你鎖骨好漂亮啊,我超羨慕,就喜歡你這種精致的鎖骨!”

  “你喜好有點奇怪誒……”嚴喆珂聽污彤提過這方面的事情好幾次,但每次都會忍不住感覺奇怪。

  李憐彤笑了笑道:“這有什么奇怪的?鎖骨控怎么了?這個世界上還有手控,足控,腿控,長發控,短發控,平胸控……大家各有萌點,很正常嘛!”

  那我算什么控?聽著污彤的話語,嚴喆珂忽然泛起了這個問題。

  她認真想了想,感覺自己沒什么偏好,如果非得說,大概是“傻瓜控”吧…

  傻乎乎的橙子……她不自覺抿起了笑容,又聯想到了另外的事情。

  橙子是什么控呢?

  小仙女控?

  …………

  將換下來的衣物洗掉晾好,樓成重新收拾了下自己,和小明同學做了最后的確認。

  他按著時間,提前了一點出發,來到了三棟外面等待,沒過多久,便看見女友提著包包走了出來。

  嚴喆珂上身是白色T恤,下穿黑色及膝裙褲,雙腿白皙筆直,腳踏淺色板鞋,簡約而不簡單,美麗又不失青春,她的臉上還抹了點什么,當真容光照人,明艷不可方物。

  “不用這么正式吧?”樓成半是被驚艷,半是覺得茫然。

  珂珂和自己約會的時候,除了第一次,后來都沒有這么認真打扮過!

  嚴喆珂酒窩乍現,低眉笑道:“有的時候,對女生來說,去見別的女孩子會比見自己的男朋友更鄭重!

  “?”樓成一臉懵懂。

  “算了,你們男生不會懂的!眹绬寸鎲问滞熳×怂母觳,笑吟吟道,“走吧~”

  這個點,去老校區已無需排隊,兩人就沒用網約車,按照平常的方式抵達了松城,來到了學校附近的“陶然居”。

  這里環境雅致,擺著各種各樣的瓷器和書籍,以此將一張張桌子隔開,既保證了隱秘空間,又彰顯出了格調,再加上略微昏暗的燈光,真是相當適合約會的場所。

  不愧是“情圣”,很會挑地方嘛!樓成由衷地感慨了一句,然后給服務員報了桌號,在她引領下,與嚴喆珂手拉手找到了蔡宗明和她的女朋友。

  蔡宗明站了起來,微笑為雙方介紹道:

  “橙子,這是我家那口子,方圓!

  “圓圓,這就是橙子,這是他女朋友嚴喆珂!

  樓成與嚴喆珂忙對緊隨蔡宗明站起的女生頷首致意:“你好!

  方圓是一位個子中等,長相勉強能說還行的姑娘,眼睛度數不低,稍有點變形。

  她穿著T恤和及踝長裙,略略涂抹了臉龐,此時看著樓成,微微笑道:

  “橙子你好,我經常聽他提到你,雖然他總會說你天賦變態,實力驚人,但我感覺得出來,他最佩服你的毅力和堅持,也跟著你戒掉了好多壞習慣……”

  樓成本來是含笑聽著的,可聽著聽著就覺得有些不對了,方圓同學的氣場偏嚴肅,說話又比較正式,剎那間便讓自己有了種壓力,面對教導主任的壓力!

  他吸了口氣,開起了玩笑:“你這么說我可不敢信?嘴王不損我就算好的了,怎么可能還會贊美我,佩服我?這不科學!”

  蔡宗明也笑著插話道:“圓圓,我就說吧,橙子不會信的,你不懂男人之間的相處模式,你說我佩服他會把他嚇壞的!”

  他們聯手逗樂了兩位女孩,讓氣氛從陌生嚴肅回歸到正常普通。

  各自落座后,寒暄了幾句,蔡宗明對樓成使了個眼色。

  樓成心領神會,當即看了看四周道:“洗手間在哪里?”

  “我帶你去吧,兩位女士先看菜單!辈套诿餍呛瞧鹕,與樓成拐向了角落。

  他們一走,壓根兒不認識的兩個姑娘頓時就陷入了沉默,不過嚴喆珂家教很好,主動挑起了話題,笑吟吟問道:“聽說你是帝都學院數學系的?”

  “對!狈綀A有點不太自在地回答。

  “史密斯教授上個月是不是到你們那里做了講座?”嚴喆珂饒有興致地問道。

  史密斯教授是從數學轉入金融的頂級學者。

  “你也知道?”方圓的眼睛一下就發亮了。

  “嗯,我對這方面很感興趣,你能具體說說嗎,當時的情況?”嚴喆珂興致勃勃地詢問道。

  方圓像是找到了知音,很快便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而衛生間內,樓成好笑地看著蔡宗明:“單獨把她們留在一起好像不太好吧?”

  這有失體貼!

  “我這不是怕你丫說錯話了嗎?我家圓圓比較古板,你別對我開平時的玩笑!辈套诿飨戳讼词值。

  “古板?”樓成詫異反問。

  “怎么了?我就喜歡她古板!”蔡宗明沒好氣道。

  “想不到你喜歡這個類型的……”樓成一陣感慨,“剛才面對她的時候,你不知道我想到了什么,算了,還是不說了……”

  損朋友沒問題,損他女朋友就有問題了。

  蔡宗明嘆了口氣道:“是不是像面對教導主任?”

  “我擦,你知道?”樓成驚愕地打量起情圣。

  “我們是多年同桌發展來的,最開始我根本不覺得自己會喜歡她,一個喜歡管人又嚴肅古板的女孩子,我怎么可能會喜歡她?但后來不知不覺就陷進去了!辈套诿骰貞浿,啼笑皆非道,“媽的,我平時最討厭我爸和我媽管我,最討厭嚴肅古板的人,結果一面對她,就像孫猴子面對了如來佛,就喜歡她管我,就喜歡她正經的樣子……”

  樓成聽得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道:

  “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小明……”

  竟然喜歡這一口!

  這算不算斯德哥爾摩癥候群?

  真是一個鍋一個蓋沒誰了!

  說話間,兩人往位置返回,詫異看見嚴喆珂和方圓談笑正歡。

  蔡宗明愣了愣道:“我有點后悔讓你帶女朋友了……”

  女生之間熟起來可是會互相傳遞情報的!

  樓成跟著倒吸了口涼氣:

  “我也后悔了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正在和男友約會的舒蕤忽然接到了總監的電話。

  “你今天加個班,把上次做的樓成專訪弄出來,后天配合抽簽儀式播!”對方言簡意賅地吩咐道。

  舒蕤覺得自己有摔電話的沖動了……(未完待續。)
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0/8/3194689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