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武道宗師 > 第六章 人不可貌相(求推薦票)

第六章 人不可貌相(求推薦票)


  當先進來的是邱志高老邱,一米七五,與樓成差不多身高,但膀大腰圓,肌肉虬結,每天最喜歡在寢室展現自己的身材與力量,同樣也是武道社的成員,雖沒受過什么正規的武道訓練,但仗著這幅身板,亦是業余六品,僅比蔡宗明差一點。

  他為人并不野蠻粗魯,反倒頗為憨厚,除了愛看點小*污*片,也沒什么大毛病,而且相當理智,知道到了大學還是業余五六品水準,根本不可能靠武道有多大前途,因此重心放在學習上,連武道社迎新會都沒去。

  “橙子,迎新會有說什么嗎?每周的練習課在什么時候?哪些時段可以用力量房?”邱志高一見到樓成就連珠炮般發問,打聽下午迎新會的事情。

  樓成愣了愣才道:“我提前走了,沒聽到這些,等下找人問問!

  遭遇大事,都忘了先前的計劃,忘了找嚴喆珂聊天!

  “那你還不如不去啊!闭f話的是第二個進來的趙強,寢室室長,“學習帶頭人”,自習狂魔,個頭中等敦實,外表濃眉大眼,對他在學習上的刻苦和自律,樓成是發自內心的佩服。

  “是啊,誰知道武道社迎新會那么無聊!睒浅刹挪粫f參加迎新會收獲匪淺,要到了嚴喆珂的QQ號,故意轉移了話題,“阿強,你們剛才在聊什么?”

  趙強一本正經道:“老邱和勞模在自習教室的桌子上發現了一個電話,說是女生寢室求聯誼,我讓他們不要在意這些事情,老老實實學習!

  勞模是小寢室最后一位成員張敬業,西北漢子,性格沉穩,長相原本還算不錯,但以往常年遭遇風沙,臉上皮膚坑坑洼洼,不能細看。

  張敬業跟在趙強后面,呵呵笑道:“我們寢室不還沒有聯誼對象嗎?”

  “哎,青春就是分泌荷爾蒙的時代,勞模和老邱這種老實巴交的都把持不住啊!壁w強搖頭嘆息,邊說邊放下書包,整理書籍。

  樓成此時頗有一種超越年齡的沉靜,一邊消化著金丹帶來的種種情緒,一邊說道:“刻在自習教室里的女生寢室電話?這會不會是別人惡作劇,或者報復的?哪有女孩子這樣求聯誼寢室的?你們不怕打過去被臭罵一頓嗎?”

  松城大學每個小寢室目前都有一個座機,但隨著手機的普及,開始在慢慢被淘汰。

  “我和勞模討論過了,那電話和我們的電話號碼對比號段,確實是女生宿舍那邊的,我們把后面幾位改一改,不就能打到另外的女生寢室了嗎?不用擔心惡作劇和報復之類的!鼻裰靖呗燥@興奮道。

  張敬業跟著點頭:“而且這種隨機的求聯誼電話,女生可能會比較喜歡吧,有緣千里來相會的感覺!

  樓成仔細一想,嘖了一聲:“不錯啊,考慮得很周到,要不你們試試?”

  這兩廝還挺有頭腦嘛。

  張敬業與邱志高彼此看了看,都有欲欲躍試的沖動,以及與陌生女孩子電話溝通并見面聯誼的興奮與激動。

  一種隨機的,不知結果的,刺激!

  “老邱,你上!睆埦礃I嘟了嘟嘴。

  老邱邁前一步,又停頓下來,莫名恐懼:“勞模,還是你上!

  “這,這……”張敬業亦有些膽怯。

  就在這時,旁觀的趙強搖頭道:“你們啊……”

  正當樓成等人以為他要說學習更重要,青春荷爾蒙要不得的時候,他放下了書包,環顧一圈,走到了樓成桌子前,拿起了靠門邊的座機電話,自顧自般道:“尾號改成32吧,咱們302寢室!

  樓成、邱志高與張敬業都愣在了那里,只覺趙強剛才望過來的目光分明在說:

  “一群弱雞!”

  撥通電話,趙強臉上突地堆滿了笑容,幾有點頭哈腰之態:

  “你好,我們是男生寢室這邊的,隨便撥了個女生宿舍的電話,想著靠緣分來找聯誼寢室,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?”

  “嗯嗯嗯,我們小寢室都是軟件學院的!

  “我們是七棟二單元302寢室,就撥了32尾號!

  “你們是中文系的?”

  “嗯嗯,嗯嗯,好好好,你問下……”

  “嗯,嗯,嗯!

  “好的,好的……”

  通話之中,樓成等人依稀能聽到對面的女孩笑聲,過了幾分鐘,趙強才戀戀不舍地放下電話,笑容滿面回頭:

  “搞定!她們答應了,中文系的,這周五先見面,就吃個晚飯,要是大家還相處得來,下次就出去聯誼!

  “怎么樣,不錯吧?”

  說完,趙強發現大家都定定看著他,不發一言,于是摸了摸臉蛋,莫名奇妙道:

  “我,我臉上有臟東西?”

  樓成對趙強的印象被徹底顛覆,只想吐槽,旋即想起了最喜歡的小品,于是故作感慨,嘖嘖搖頭:

  “想不到啊想不到啊,阿強你這濃眉大眼的也背叛了*革*命!”

  說完,大家皆是失笑,就連趙強自己也忍俊不住,搖晃著食指道:“革*命*伴*侶,革*命*伴*侶,革*命*也是需要伴侶的!”

  大家哄笑一陣,很快就說起周五的聯誼,雖然才周一,但趙強、張敬業和邱志高已經開始充分想象,大膽假設。

  樓成聽了一陣,腦海里忽地閃過嚴喆珂的倩影,心情又從嬉鬧歸于了沉靜。

  有暗戀女孩子的情況下,還認識別的女孩子,一起出去聯誼,似乎不太好吧?

  我不在乎別人怎么想,只是覺得過不了自己那一關……

  他想了想道:“阿強,我周五有事情,要去市區,就不參加聯誼了!

  “什么事情?”趙強訝異問道。

  “家里有點事情!睒浅扇鲋,說實話估計也沒人信。

  趙強沒有猶豫,點頭道:“那行,要不你幫我問下情圣,看他有沒有空,畢竟得湊齊四個人,否則不太禮貌!

  呃,竟然答應得這么爽快,幾乎是順水推舟,早有想法的樣子啊……樓成怔了怔,問道:“為啥要找情圣?”

  趙強看了張敬業和邱志高一眼,呵呵笑道:

  “你也知道,我們都是老實憨厚,嘴巴很笨,不會說話的人,聯誼的時候總得有個擅于找話題和聊天的嘛,我之前就想著找情圣,但五個人去似乎更不好,正好你不去,所以……”

  你老實憨厚,嘴巴很笨,不會說話……樓成想到趙強之前與女生談笑風生的樣子,又定定看著他的臉龐。

  “怎么了?”趙強疑惑問道。

  樓成義正言辭道:

  “阿強,你又背叛*革*命*了!”

  說完,他站起身,出了寢室,去隔壁看蔡宗明回來沒有。

  房門虛掩,蔡宗明寢室空空蕩蕩,只有一人,湯文是全寢室年紀最小的同學,曾經跳過級,但高三畢業以后,迅速蛻變為網癮少年,只要不是特別嚴厲特別喜好點名的老師的課,他都留在寢室玩游戲。

  “湯文,情圣還沒回來?”樓成問道。

  湯文頭都沒轉:“沒,一個都沒回來!

  蔡宗明小寢室另外兩人一個叫做牟元星,和高中女友一起考入了松大,羨煞了一堆單身狗,所以每天不到熄燈很難看到他,一個是秦默,本地人,家境很好,雖然為人還不錯,和大家能玩成一片,但還是經常外出鬼混,彼此的交際圈不一樣。

  樓成哦了一聲,干脆拿出手機,走出寢室,下到七棟院子里,蹲在花壇旁邊,一邊點了根煙,一邊給蔡宗明打了個電話。

  有的事情不方便在寢室說,所以他沒用座機。

  “情圣,有個事給你說!币唤油,樓成直截了當奔向主題。

  蔡宗明那邊有些吵鬧,但很快,他似乎就到了外面的僻靜處,笑呵呵道:“什么事?這么急?我們還在吃火鍋呢!

  “阿強他們隨機撥電話找了個聯誼寢室,中文系的,想讓你一起去,好歹你是情圣,能說會道愛瞎扯,正適合這種場合!睒浅梢残χf道。

  “你這是夸我呢?還是損我呢?”蔡宗明罵了一聲,“聽起來挺有意思的,我跟著看看唄,不過五個人好像有些不尊重對方?”

  樓成頓了頓道:“我不去!

  “啊,你為什么不去?”蔡宗明訝異問道。

  在蔡宗明面前,樓成沒有隱瞞:“我想著自己有暗戀對象,這樣還去和女生們聯誼,似乎不太好!

  “?”蔡宗明愣了片刻才道:“橙子,聯誼又不是交往,大家出來認識認識,吃吃喝喝,擴大擴大交際圈,又沒拿槍逼著你必須交往,我那么守身如玉,也沒在乎這個啊,而且你和嚴喆珂八字還沒一撇呢,距離女朋友還有十萬八千里,這算是個什么事?”

  “算了,心里總有點罪惡感,我不去了!睒浅勺隽藳Q斷。

  蔡宗明嘖了一聲:“橙子,你丫是活古董吧?我覺得你都能立貞節牌坊了!”

  “隨你怎么說!睒浅蓲鞌嚯娫,沒有起身,依舊蹲著,抽著香煙,煙頭火星一閃一閃,在黑暗里帶來異常的寧靜。

  他嘴角帶著笑,對室友們荷爾蒙的分泌很理解很感同身受,而且整件事情相當有意思,如果不是有暗戀對象,自己肯定愿意去看看。

  這就是真實的大學生活,雖然喧鬧,但足夠美好,足夠青春飛揚。

  而“金丹”則又是另外的世界,虛幻不真實,可卻充滿了希望。

  今天之后,自己的人生會有怎樣的變化?武道之上會不會讓嚴喆珂刮目相看?

  按滅香煙,樓成坐在花壇邊緣,再次拿出手機,登上了QQ,點開了嚴喆珂的頭像。

  院子里回寢室的同學絡繹不絕,角落里卻安靜寧和,就像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  求推薦票~


  http://www.tjemqq.live/html/0/8/3169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jemqq.live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tjemqq.live
威尼斯三肖中特